第四千零二十八章 陰陽路,虛儘海

-

“二十四諸天征戰之地,哼,你問老夫做什麼,問昊天和閻寰宇去,他們經曆了那一戰,他們最清楚。”

虛天捧起茶盞,用蓋子濾了濾,咗起嘴,吸飲了一口。看書溂

昊天早就將當年的征戰之地告訴了殞神島主,殞神島主擔心張若塵好奇心太重,所以,隻將秘密告訴了池瑤。

萬一他和昊天這些老一輩的修士,有什麼不測,池瑤將來可以把秘密轉述張若塵。

殞神島主的擔憂,顯然是有必要的。

後來的無定神海之戰和幽冥地牢之戰,他和昊天的確險些隕落。

麵對長生不死者,殞神島主根本不知道自己能夠活到哪一天。

張若塵道:“我好奇的是,虛天前輩對逆神碑物質的瞭解,到底有多少?”

當年六祖拚了命,都要帶回來的東西,必然是有不同尋常的價值。

逆神碑物質能夠於無形之中,磨滅一切銘紋、天地規則、規則神紋,恰於虛無之道有異曲同工之妙。

當今天下,誰比虛天的虛無之道造詣更高?

正是如此,張若塵才覺得虛天可能真的瞭解一些彆人不知道的隱秘。

虛天道:“任何一則秘密,都是有價格的。冇有好處,本天憑什麼告訴你?”

張若塵道:“虛天難道不想知道,當年二十四諸天征戰的秘密?”

“本天想知道,直接去尋閻寰宇便是。但本天現在不想知道!你若能夠將始祖血翼借於本天一段時間,倒是可以商量一二。”虛天道。

張若塵笑了笑,道:“要不交換一個秘密?”

“多大的秘密,能和本天交換?”

“與真理神殿的老殿主有關。”

虛天一雙蒼老的眼睛微微眯起,神情嚴肅了許多。

真理神殿的老殿主,正是虛天和真理殿主的師尊。

張若塵自顧的講道:“大尊失蹤前,秘密見過老殿主和逆神天尊的父親等幾位諸天。老殿主臨終時,將大尊失蹤前留下的秘密,又告訴了真理殿主。”

“虛天知道為什麼老殿主隻將此事告訴真理殿主,卻冇告訴伱?因為,老殿主很清楚,真理殿主纔是真正的大擔當者,是值得托付之人。”

虛天搖頭,根本不信,道:“不可能,絕對不可能。老傢夥活著的時候,最看重的人,乃是老夫。修為最強,天資最高,智慧最深的人,也是老夫。”

“大尊留下的秘密,怎麼可能不告訴老夫?憑她,一個將真理奧義全部散出去的敗家女,她能扛得起這杆大旗?就憑她的修為,她就扛不起。”

虛天儘量保持語氣平靜,但誰都能夠聽出他很不平靜。

張若塵道:“修為隻是其中一麵,心性才最關鍵。真理殿主的修為,雖遠不及虛天,但麵對再強大的敵人,她都敢勇往直前。反觀虛天,你尚不敢知曉二十四諸天征戰之地,甚至不敢接手逆神碑。”

“激將法?”虛天道。

當然是激將法。

在修為不夠強大之前,便是張若塵自己,也不想知道二十四諸天征戰之地。

虛天冷笑一聲:“說吧,老傢夥臨終時,留下了什麼秘密?”

張若塵沉默片刻,見虛天耐心被消耗得差不多後,道:“他告訴真理殿主,中古以來的動亂,一切的罪惡源頭,都在三途河的源頭。”

“三途河的源頭,三途河有源頭?”虛天困惑道。

坐在旁邊的怒天神尊,眉頭微微皺起,陷入深思。

虛天道:“三途河發源於宇宙中的每一座大世界,每一顆生命星球,是億億萬萬條支流彙聚而成。哪裡來的源頭?”

張若塵看向怒天神尊,道:“神尊可有聽大尊提起過三途河源頭的事?”

“冇有。”

怒天神尊搖頭,道:“要尋三途河的源頭,必是要沿著支流一條一條的尋找。會不會是魂界?”

魂界,為冥祖化冥之地,早已不是什麼秘密。

張若塵道:“應該不是!若當年那一戰發生在魂界,波動外溢,知道的修士應該很多纔對。魂界都已經被煉化和帶走,不可能是三途河的源頭。虛天前輩似乎有線索?”

怒天神尊注意到虛天的神情有異,看了過去,道:“黑暗尊主、屍魘、神界相繼出世,當年二十四諸天征戰的秘密,已經處於半公開化。虛天有什麼想法,但講無妨。”

虛天掐了掐手指,道:“算一算時間,玉煌界又要開啟了!”

怒天神尊神色一凝,說出一句不上不下的話:“倒是真有幾分可能性。”

玉煌界,乃是五大史前文明遺蹟之一,一個元會纔開啟一次。

每一次開啟,對天庭和地獄界的神靈來說,都是了不得的大事。

因為,在玉煌界中,能夠找到幫助修士渡元會劫難的寶物。

害怕渡不過元會劫難的神靈,不用說,肯定是要抓住每一次進入玉煌界的機會。而暫時不怕元會劫難的神靈,也要未雨綢繆。

龍主就是趁上一次玉煌界開啟,地獄界空虛,纔將殞神島主從命運神殿救出。

張若塵對玉煌界所在的位置,倒是略有瞭解。無論是天庭神靈,還是地獄界神靈,都要沿三途河前往,且去的路,不止一條。

除了每一個元會開啟的時候,平時並不是絕對無法進入。

傳說,三途河流域就有一條秘路,平時也能進入玉煌界。隻不過對修士的修為要求很高,而且非開啟時間段,玉煌界極度危險。

虛天道:“你不是想知道,本天對逆神碑有什麼猜測呢?你知道陰陽路嗎?”

張若塵道:“三途河流域那條通往玉煌界的密路?”

虛天點了點頭,道:“離開三途河流域,沿陰陽路前行大概一億神靈步,便到了陽路和陰路的岔路口。沿陽路走,通往玉煌界。沿陰路走,將通往虛儘海。”

“虛儘海?我隻在典籍上看到過’陰路險,噬神靈’的評語,據說連神王神尊都不敢走陰路。”

如今的張若塵,不可謂不見多識廣,命運神殿、閻羅族、不死血族……等等許多大勢力的藏典閣都翻閱了個遍,但依舊是第一次聽說虛儘海。

由此可見,走陰路到達過虛儘海的修士,是何其之少。

虛天露出傲然神態,道:“虛儘海,就在陰路的儘頭,再往前就是無儘的虛無世界。說虛儘海,包括怒天神尊可能都頗為陌生。但要說弱水一族的盤踞之地,你們就該懂了吧?”

張若塵眼中泛起精芒,道:“弱水原本是盤踞在虛儘海?”

“確切的說,弱水就是陰路。要到虛儘海,必須經過弱水。”虛天道。

怒天神尊沉吟道:“此事,倒是有所耳聞。但,凡是去過陰陽岔口的修士,皆被先輩告誡,陰路是死路,誰去都是死,是以真實情況根本無人知曉。”

虛天道:“弱水就是陰路,連接虛儘海,當然誰去都是死。弱水的實力,可是半祖級。更彆說,還有弱水一族,強者眾多。當年逆神天尊滅弱水一族,取弱水,也是帶了不少諸天和神靈前往,死傷無數。”

“我明白了!”

張若塵神色一凜,道:“虛儘海或者玉煌界,還真有可能就是當年二十四諸天征戰之地。逆神天尊滅弱水一族,鎮壓弱水之母,目的就是為四十萬年前的諸天征戰提前清理障礙。”

“因為逆神天尊早就知道,重傷後的冥祖,會在那個時間點出現在虛儘海或者玉煌界。”

此刻的張若塵,纔算是真正明白石天當初所說的“弱水必須滅,有深層次的原因,逆神天尊絕非隻是為了取弱水做天河,用來守護天庭”。

一切都是為四十萬年前那一戰做鋪墊。

可惜,諸天儘殞,依舊冇能殺死重傷了的冥祖。

石天雖說過,第一代弱水之母是黑暗尊主培養出來,弱水是黑暗尊主收割萬靈以自養的手段之一。

但,早在大幾百萬年前,黑暗尊主就落敗,被分屍。

弱水落入冥祖的掌控中,才更合理。

今日的弱水之母,還是不是黑暗尊主所在時期的弱水之母,亦是一個未知數。

張若塵道:“虛天提陰陽路和虛儘海,與逆神碑物質有什麼關係?”

虛天道:“逆神碑物質與虛儘海很是相像。”

“像在何處?”怒天神尊問道。

虛天道:“虛儘海有物質,有天地之氣,但冇有天地規則。你們見過天地規則都無法存在的地方嗎?”

怒天神尊唇鋒似刀,道:“如此說來,若塵的猜測,還真可能是正確的。看來是時候去和閻寰宇聊一聊了!”

“你早該去了!你是半祖,你怕什麼?天塌下來,還是得靠你們這些半祖來撐。”虛天道。

“不對,不對。”

張若塵眼神深刻而凝重的看著虛天,道:“既然當初弱水守在陰路上,既然陰路如此危險,虛天是如何到達虛儘海的?”

怒天神尊道:“想來是弱水被收走後,虛天去的虛儘海?”

“弱水被收走的時間,虛天的修為應該還不高,根本接觸不到此等大秘。在不知道這等大秘的情況下,他敢走陰路?”

緊接著,張若塵又道:“既然虛天知道,陰路就是弱水。說明他在弱水被收走前,便到達過虛儘海。”

虛天道:“有冇有可能,這個秘密是老夫聽說的呢?”

“聽誰說的?真理神殿的老殿主?老殿主連三途河源頭的秘密都不告訴你,會告訴你這些?”張若塵道。

虛天自知戰力不及張若塵,是有怒發不出。

見怒天神尊和張若塵看他的眼神越來越怪異,彷彿他就是長生不死者一般,虛天自知是不能繼續隱瞞下去了,道:“好吧,告訴你們也無妨。其實,本天也不知道具體是怎麼回事,在踏入神境後,是覺醒了一些模糊的記憶,關於虛儘海的。”

“所以,本天是這樣猜測的。有冇有可能,老夫就是虛儘海上誕生的靈體,或者鬼族?隻不過那個時候,老夫還很弱小,意識懵懂。嗯……畢竟陰路和虛儘海,也算三途河的一部分。”

“正是因為,老夫誕生在虛儘海,所以師尊纔給我取名虛風儘?”

張若塵道:“這個可能性,還真有。不過,以真理神殿老殿主的修為,在十一個元會前的那個時代,恐怕闖過弱水,到不了虛儘海。”

虛天起身,怒吼:“張若塵,你是不是一定要給老夫安插長生不死者同黨的罪名?”

輕盈的腳步聲響起。

芳香淡淡。

鳳天從外麵走進來,戴著麵紗,在命運神芒的加持下,身形婀娜而朦朧。

墨玉神冠束髮,披風垂地,眉心是鮮豔奪目的鳳凰印記,她雙瞳滿是好奇的看了虛天一眼。

“看什麼看,本天和長生不死者一點關係都冇有,張若塵就是覬覦天機筆和劍源神樹,纔想拿本天開刀。”

虛天感覺自己有些解釋不清了,很後悔先前講出那些話。

最關鍵的是,虛天覺得,隻要張若塵繼續煽風點火,怒天神尊和鳳天是有可能和張若塵聯手,將他鎮壓在此。

一個姓張,一個快要姓張。

整個命運神殿,就他一個外人。

張若塵注視了鳳天片刻,才安撫虛天,道:“冷靜,虛天前輩你都是活了一百多萬年的人了,怎麼這麼激動?你的行事作風,我們還不瞭解?”

“我不是在質疑你,是想告訴你。真理神殿的老殿主到達不了虛儘海,但那個時代有人能夠到達。他可能纔是將你從虛儘海帶出來的人!”

虛天一怔:“不動明王大尊?”

張若塵點頭,道:“那個時代,大尊在滿宇宙尋找長生不死者,到達過虛儘海不足為奇。將你帶出虛儘海,交給老殿主教導,也是合情合理。”

“而且,如果二十四諸天征戰之地,真的是虛儘海,更說明大尊去過那裡。隻有去過,且瞭解,所以才能推算到那個位置。”

虛天坐回圓椅上,低聲絮叨:“不可能,不該啊,豈不是還欠了你們張家一個人情?”

鳳天坐到第四把圓椅上,解下棗紅色的繡鳳披風,玉頸更顯細長,就像白天鵝一般,清冷而又高傲。

隨著墨玉命運冠摘下,長髮垂落,那股命運殿主的威勢才散去不少,多了幾分柔美的女人味。

虛天雖嘴裡在嘀咕,但眼睛卻一直凝視鳳天的一舉一動。

張若塵實在看不下去了,胳膊撞了他一下,道:“虛天既然有關於虛儘海的記憶,不如由你帶路,我們去探查一二?”

“瘋了嗎?找死!”虛天道。

張若塵道:“怕什麼?怕冥祖,還是怕屍魘?”

“反正本天不達半祖境,絕對不可能去。”虛天道。

……

“彆爭執了,都來看看這個,永恒真宰送來的賀禮。”

鳳天眼神平靜似水,取出字條,放到三人麵前的桌案上。

(本章完)-

萬古神帝飛天魚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